24小时报名热线: 15313732921 (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博雅智慧 > 商界智慧 > 正文
白化文:独辟蹊径的学术“垦荒者”
手机:15313732921   电话:010-57157131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视频:▽(建议WiFi下观看)

【解说词】84岁的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白化文先生自称“退士”,即退休的知识分子。他鹤发白眉,神采飞扬,说起话来幽默风趣,常拿自己“开涮”,听者常被逗得前仰后合。

白化文是笔名,寓意“姓白的人用化名写的文章”,颇符合先生深入浅出的行文风格。如今他虽年过八旬,仍然勤学不舍,常在电脑上一字一句敲打文章。令人惊异的是,他使用电脑已经有20个年头了,算是资深的电脑用户。

白化文的母亲曾留学法国,学习西画和室内装饰等造型艺术。因为知道一点美国教育家道尔顿引导青少年就性之所近自由发展的教育思想,所以指引孩子们按爱好行事。这也造就了白化文自由奔放、不受拘束的性格。

【同期声】白化文:我们家从1945年就搬到北京大学沙滩旁边的一个胡同。这个胡同现在已经没有了,叫做翠花胡同,翠花胡同离北大的沙滩红楼不到一百米。我母亲是个留学生,她希望我跟我弟弟都进北大,所以她用孟母三迁的办法让我们挨着北大,而且经常上北大去,能够了解一下北大,体会一下北大的气氛。

【解说词】梅贻琦先生有一句格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白化文说,这实为颠扑不破的道理。1950年,白化文得偿所愿,进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就读。在这里,他受到多位大师的熏陶,开始了自己的求学之路。

白化文表示,没有北大和各位大师,就没有现在的自己。对于教导过自己的各位老师,他始终心怀尊敬。因为在北大听过周祖谟、浦江清、吴小如等先生的课,因此他尊称这些先生为“授业师”;在他提职称时做过推荐的,如季羡林、周一良、宿白等先生,他认为是“荐卷师”;后来踏入敦煌学研究,则拜周绍良先生为“本师”。

在《负笈北京大学》一书中,白化文追忆师友,感怀往事。他不无幽默地写道:周祖谟先生穿西服,有时配皮鞋,有时却穿便鞋,包括脚趾处很爱顶破的缎儿鞋。我想周先生不是没有皮鞋,也不是不懂搭配方式,可为什么还这样穿?吴小如先生说:“那是‘派’!北大就兴这个‘派’!”燕园情怀,跃然纸上。

【同期声】白化文:我当过周祖谟先生的课代表,他对我一辈子影响很大。为什么呢?他教了我很多方法,例如他教我使用工具书的方法。另外他还教我读重点书的方法,比如他说你必须重点地读杜甫的诗,原因是什么呢?因为杜甫对《昭明文选》是很崇拜的,他用的很多典故都是《昭明文选》里的,学会了杜甫,等于学会了半本《昭明文选》。

【解说词】尽管一生没有登堂入室追随一位名师,成为白化文的一个遗憾。但是他表示,能远远地窥见门墙,大略了解老师们的治学之道,并不时受到老师们的训诲和提携,已经是幸运之至。

一次拜访金灿然先生的经历,对白化文的治学之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金灿然先生对他说,可以学习郑振铎先生贯穿中外文史,打通图书、文物、考古的精神与作法,即便达不到郑先生的水平,当个小杂家也不错。

从此,白化文就朝着“杂家”的方向努力,并且在目录学、佛教、敦煌学、楹联学等领域都成就颇丰。他做研究,不去走人潮汹涌的大道,而多选择相对冷僻的领域。他说:“我从来爱当垦荒者,爱走路静人稀的荒野小径。一条道儿上的人多了,我就慢慢地改走别的路线。”

【同期声】白化文:我写文章有几个底线,底线我是不能越过的。第一,我不骂人。第二,是必须说一些人家没有怎么说过的,或者人家一听比较新鲜的东西,要不然你说、他也说,有什么意思啊。

【解说词】1978年以后,白化文在《文史知识》创办之初担任编委,曾撰写一系列关于佛教的科普类文章。他的本师周绍良先生曾赞誉他的文章深入浅出,如行云流水,内容上更是承袭中有发展,极富个人特色。

白化文认为,中原一带汉族为主的佛教派系是逐渐本土化了的佛教,称为“汉化佛教”。一方面,汉化佛教逐渐本土化,成为佛教派系中最大的一支,具有鲜明的自身特色;另一方面,汉化佛教又影响到国外,特别是东北亚的朝鲜半岛、日本列岛,以及东南亚北部的越南等地区。

白化文对佛寺藏书分类和编目也有独到的见解。由于当时流行的图书分类法不适用于佛教图书,佛学界在图书分类上的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白化文发现我国台湾地区的佛教图书分类法较为先进,于是将其引进大陆并加以改进,于2001年出版了《佛教图书分类法》。

白化文会骈文,善对联,对诗词钟爱有加。他先后与夫人李鼎霞合作点校了清代梁章钜等撰写的《楹联丛话》并出版《楹联丛话全编》。他写本师周绍良先生:“学术精博,青年垦殖书林;修证虔恭,晚节扶持像教。燮和中外,蔚为法相之宗;容养贤愚,隐作士林之望……”季羡林先生八十大寿时,他献上寿联:“岱岳华颠,名高九译;宗师鹤寿,会集群贤。”

尽管写楹联的极盛时期已经过去,人们对楹联的了解也越来越少,白化文先生却始终关注着楹联学的传承和发展。

【同期声】白化文:楹联这个东西啊,不要悲观,要乐观。现在全国好些县市都成立了楹联学会,大的省更不成问题。楹联学会成立得越多,说明这门学问越来越兴旺,而且会越来越常规化。常规化的结果就是合乎楹联的格律,向合乎格律那方面靠拢,不合乎格律的楹联就会越来越少,这就是成立楹联学会的价值所在。

【解说词】白化文先生住在北京颐和山庄紫霄园,屋内空间不大,却堆满了书籍。他说,因为多年蛰居京郊,自觉颇有“暮年专一壑”的意境,所以闲居时不免东翻西拣,自故纸堆中找些自娱的玩意儿。可谁曾想,他从这些“故纸堆中的玩意儿”里,还琢磨出不少门道。在《退士闲篇》中,从如意的形制、唐代的麈尾,到笔床茶社、雨笠烟蓑,他都能挖掘出特有的文化内涵,这也让人深感其深厚的民俗学和古典文化功底。

人们都称白化文先生为大家,他却绝然不肯接受,其虚怀若谷的风范,令人叹服。他谦逊地表示,自己并没有多么高的成就,无非是多读了些书,读书兴趣广泛而已。

【同期声】白化文:任何人给我提意见,我是绝对虚心地接受。我给一个日本人写的在中国十年的日记做了一个注,这个日本人的日记叫《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当时的一个博士生提了很多意见,把我那本书写了一篇博士论文,(他的导师)给我寄来了,说我们要博士论文答辩了,让我看怎么样。我说他说得对,赶紧通过,像这样的青年人非鼓励不可。

【解说词】如今,白化文先生仍在专注两项工作,一是编纂《中华大典?民俗典》,二是南朝时期的佛教类书《经律异相》的点校和注释。除此之外,白先生每天还要坚持读两个小时报纸,如中国社会科学报、光明日报、中国文物报等,了解外界时事和学术动态。很多时候,他还要应人之邀写文章、作对联,可谓退士不闲,乐在其中。

智者乐,仁者寿,长者随心所欲。白化文先生正是如此。

 

【编导】宗敏

【摄像】孟繁杰

【摄像助理】杨崇海 卢智宇

【剪辑】徐晓昕

相关文章
  • * 北大研修班 中国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深度长文)
  • * 总裁培训网 私营企业大批倒闭的原因(很精辟)
  • * 北大总裁班 微信巨变!今天,14亿人沸腾了!
  • * 北大emba 郭台铭“血洗”董事会,发动史上最大变革
  • * 北大培训班 新浪微博八年兴衰史
  • 复制到顶打印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