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报名热线: 15313732921 (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博雅智慧 > 商界智慧 > 正文
你所不知道的华人首富家族:500年财富王朝的秘密》—第一回??结缘“金手指”
手机:15313732921   电话:010-57157131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自序

  这本书是关于一个独特的家族,可以说是 这个神秘家族的财富“秘籍”,我要分享给大家的是这个极富传奇性的百年家族对于财富和人 生的大智慧。这个家族极可能是全球华人中最富有的,四十多名主要成员的总和资产加起来 有450亿一500亿美元,其财力应在李嘉诚等富豪之上。但是,这个家族并不为人所知。因为这是他们的本意——低调和隐秘是他们的祖训。另一个原因,是他们没有选择在台面上直接经营管理一个大型企业或上市公司,他们是通过间接投资和资产管理的方式在全世界范围 和各个领域分散他们的资产,所以整个世界对他们知之甚少。
?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他们对财富和人生 有独到的理解。这个奇异的隐形家族,创造和积累财富的能力打破了东西方“富不过三代”的魔咒,无惧“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自然规律”。在对世界经济、政治、历史和文化的探究中,我从没发现世界范围哪一个家族可以与他们的持久生命力相提并论。在过去的500年中,人类历史经历了多次残酷卓绝的战火硝烟和乾坤颠覆的政治变革,但这个家族犹如南山不倒翁,鼎立不败。
?
  我跟这个家族的缘分开始于我20世纪90年代在华尔街首屈一指的投资银行高盛 (Goldman Sachs )作对冲基金管理人时的一段经历。我认识这个家族中一个主要的财产管理人,一个令我叹服的投资奇才,我在心里暗送他一个外号,叫“金手指”(Gold Finger),他曾是高盛的一个客户。这不算新奇,因为美国最有钱 的400人中,有60%是高盛的客户。我见过的全球最成功的投资人才太多了,不过,金手指和他的家族的故事却最为独特。
?
  我大学毕业后带着改变家族命运的使命感来到华尔街,在新世纪到来前的高科技股疯狂上涨中成为投资新贵,我甚至在2000年后急转直下的股市中也能逆市屹立,年轻的我那时已小有名气。在高盛的一次聚会上,我认识了另 一位优秀的资产管理人,两个有趣的人成了朋友,而他的这个超级大富豪客户继而也成了我 的客户加挚友。金手指于2010年年底因癌症离开了人世,也许是不治之症最终改变了他“知者不言、言者不知”的观念,放弃了祖训,去世前答应我把他们家族的故事写出来,以启世人。不过,他还是让我隐去他们的真实姓名。
?
  金手指的个人资产有50亿美元,另外,他们家族集中掌管的资金达300亿美元。在我所认识的超级富豪中,他的投资回报率并不是最高的。比如,我的朋友印度股神Rakesh Jhunjhunwala从20世纪80年代的500美元白手起家,在股票市场上投资经营到现在己赚到15亿美元。而我另一个朋友对冲基金高手Bruce Kovner (朱利亚音乐学院及林肯中心的主席)在哈佛大学毕业后曾经当过出租车司机,靠做外汇、利率和证券 交易赚到了45亿美元的财富。
?
  不过,我最佩服的投资人还是这个华人老者。我一直觉得这个低调的高手甚至比乔治? 索罗斯和沃伦?巴菲特还厉害。他能持续让家族的财产毫无停歇地增长,这个比什么都难。成长在一个曾经富有又失去一切的家族,我深知“创业容易守业难”。在短时期内迅速积聚财富,和持续不断地增长财富,这就像百米冲刺和 跑马拉松,用的是完全不同的策略。我在金手指那里学到了马拉松式的思维方式,这在我二十多年一路傲人的投资生涯中,是最有力也是最有价值的财富。他和他这个家族的故事给了我三方面的思索和重要启示:
?
  ?如何用一种真正长期的投资和传承眼光来维持财富?
?
  ?华人如何在海外打拼成功?
?
  ?如何通过间接投资来创造巨额财富?
?
  这个家族祖籍福建,发端于500年前的明朝末年。他们的祖先最早追随郑芝龙、郑成功父子抗击清军。后来,郑成功父子先后失败,族人逃到南洋谋生。他们的家族虽然靠海上贸易成功地积聚了大量财富,但又险些遭遇灭顶之灾。两百多年前,在一次印尼排华事件中,这个家族以为可以仰仗于与荷兰人的密切经济关系 受到保护,可惜失算了。他们被荷兰人交出,最后他们在印尼的族人全部被仇富的土人所杀。这一灭族事件让海外幸存的其他族人彻底重新审视他们对财富人生的看法,在他们独特的财富创新和管理的策略方法之外,加入低调、隐形、放眼全球、不涉政治的观念。在此后的200年中,整个家族因延续这个祖训而能穿越历史 的腥风血雨,以富可敌国之姿,立于不败之地。
?
  没有经历过峰峦幽谷、世事沧桑的人也许还无法真正体会到这其中的难度。我离开华尔街后,组建了自己的投资咨询公司,算是一路顺风顺水,在美国投资行业颇有影响力。美国人知道投资咨询业界有两个知名亚裔,都叫罗伯特,一个是《富爸爸,穷爸爸》的清崎;另一个,就是我,Robert Hsu。我生于中国台湾,8岁随父母到美国。我的祖父和父亲是中国台湾最优秀的外科医生,他们开了台湾当时最好的私立医院,可惜在父亲这一辈,因投资失误而亏光家业。我终于使我的家族从华尔街东山再起,我的信条是:快、准、狠地迅速膨胀,尽快地赚到最多的钱。后来,我遇到了金手指,他改变了我,让我意识到持久力比爆发力更重要的道理。 我发现,并不是很多人像我一样幸运,能真正意识到这一点。2003年开始,我到中国内地投资。因为从事的是投资咨询,我的身边聚集 的都是国内最顶尖的富象。遗憾的是,到2010 年我在中国的这“七年之痒”中,我认识的国内富豪己倒下了四分之一,好一点的回归草民,惨的沦为阶下囚。也就是说,他们从人生的巅峰跌到深渊,只用了七年。
?
  这使我萌生用中文写此书的念头。我撰写的有关投资中国策略的英文书籍China Fireworks在美国成为畅销书,但少有国人可以 接触到它。金手指看过此书,他喜欢我的文字,亦欣赏我的品行以及在投资理财方面的能力,就同意我写他的故事。他的离世最终促使我拿起笔,写他的家族、写我从他身上所学到的投资理念和心得。身为华裔,我们愿意与国人分享这些珍稀的“秘籍”,愿意看到更多的中国人有更长远的目光、用更高境界的策略谋取人生财富,获得源源不断的长久福祉和人生价值。
?
  最后我想提及的是,本书绝非像其他大量充斥市面的所谓致富畅销读物那样纸上谈兵。
?
  我们的理论完全是第一手的,是“Hands On”的实战经验。每个章节都包含一个我和金手指亲身经历过的实例。然而,这些最有效的东西其实操作起来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难。举例说,金手指的家族集中管理的总和投资资产,200年下来,从10万美元稳固增至现在的300亿美元。我算了一下,每年的投资回报率不过 是6. 5%而已。谁都能做到。但200年时间里,只有这个家族做到了。?
?
  所谓“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我希望我这本书,能彻底改变人们对财富的理念,成为富人的掌上兵法和更多人的福音书。 第一回 结缘“金手指”
?
  纽约,华尔街。在这个每天都有奇迹发生的地方,我遇上了他——这个神秘家族的财产掌舵人。
?

  20世纪90年代,刚刚大学毕业的我,带着改变家族命运的使命感来到华尔街,在最著名的投资银行高盛(Goldman Sachs )作对冲基金管理人,在新世纪到来前的高科技股狂潮中我开始了我的私人财富累积之路。
?
  1996年某个夏夜,我赶去参加一个亿万富翁朋友举办的社交聚会。这是个圈子里的聚会,典型的上流社会聚会。纽约有不少这种很老的社交倶乐部,著名的有针对哈佛校友的Harvard Club、UnionLeague Club 等等,门槛很高,想要进去很难,会员非富即贵,都是顶尖的社会精英,或者是来自老世家。在这些社交聚会上,我时常遇到州长、大企业CEO之类的 人物。这种倶乐部属于精英阶层、美国上层社会的主体,即所谓的盎格鲁一撒克逊清教徒 (WASP)。他们所追求的精英精神,不是个人享受,不是单纯的有钱,而是对社会有贡献、有担当;他们有自己的圈子,甚至刻意要与暴发户严格区分开。
?
  我己忘记那天是其中哪一个聚会了。这种聚会,基本上都设在古老的俱乐部里,有房间可 供会员聚会时暂住。与中国内地近年流行的那 些顶级“会所”不同,这些俱乐部并不奢华,甚至 略显老旧,以房间设备来说,也许还比不过随便 哪个希尔顿商务酒店。吃的东西更是乏善可 陈,典型的美国餐,到了礼拜五就是蛤蜊奶油汤 加上牛排之类,无论从名称到味道都很单调,以纽约餐馆的标准来看,实在称不上好。我有点头痛他们的食物。不过来到这里,会感受到一种不 同的氛围,心态会立即被它那种经过时间洗练的古朴优雅所熏染。那些被岁月打磨的古董家具,会让我飞上天的心沉淀下来,复归宁静。
?
  那时,我是个刚起步的对冲基金经理人。这次聚会是应我一个高盛同事所邀参加的,我们两人一向投缘。他做私人银行,他的客户虽然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但高盛的客户都是大客户,比如他有一个客户,每年单从这个人身上赚到的佣金就可达几百万美金。这个客户来自一个老世家,他其实不过是把一部分钱放在我朋友这边进出股市而己。当时我研究出一个新的股票投资模型,在股票市场上颇有斩获,就跟我的同事眉飞色舞地解释这个模型。正在这时,他的这位客户走了过来。
?
  这个人个子不高,跟大块头的美国人走在一起甚至略显痩小,却是那种在人群里可以一下子把你的目光吸引过来的类型。他中西混血,眉目英俊,举止优雅,比西方人线条柔和,比东方人轮廓清晰,相貌态度颇有几分与澳门赌王何鸿燊中年时类似。那时的他己经年近七十,一头雪亮的银发,皮肤红润,又有运动好手的体形,看上去不过五十开外的样子。
?
  那时是一个初夏的傍晚,天气热起来了,他仍穿得一丝不苟:中灰色薄料亚麻布纯手工西服,英伦风格,简洁而流畅;玫红色领带,胸前口袋里露出同色系的深粉加黛青细条纹的丝帕。我对服饰也算有些研究,所以看得出他的领带是法国牌子Charvet的,是当年新款。后来我才知道他的领带只用Charvet和Hermès这两个牌子,因为它们细腻雅致的风格符合他的身份及格调。
?
  他显然对我的模型产生了兴趣,问我第二天中午有没有空。对这样一位儒雅而有气场的长者,谁会没有时间呢?我们次日在曼哈顿中城一家法国餐厅共进午餐。他的司机开着一辆银色的奔驰S500把他送到这里。以他的身家,开这样的车只能算俭朴。他选的这家餐厅也不贵,很安静,人不多,小巷深深的,里面的陈设有 点法国南部海滨小镇的情调。菜品不复杂,但 做得很精致,符合他的口味。他一向吃东西很少,基本上都在听我聊我的模型。他不愧为世家名绅,有着那种气定神闲的内力,讲话不多,始终面带微笑,声音像轻柔的慢板,却字字有力。
?
  当时美国股市处于几十年一遇的大牛市。 我发现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与以传统行业为主的道琼斯工业指数之间有一种微妙的共进关系。纳斯达克通常会领先大盘,我找到几个指征:纳斯达克指数涨,整个大盘会跟着涨;如果纳斯达克指数没有涨,大盘涨,基本上这就是跌的信号了,甚至可以放空了。我还有 另一个概念:如果要做成长股,做科技股就可以了。这是我的模型的基本原理。那时流行投资软件,每年都有新开发的软件出来。我在应用几个很有效的软件之外,也研究出几种投资模型,这是其中之一,我用它作买进,而且参考它的指征来放空也很奏效。我1996年研究出的这个模型,使我在1997—2000年的股票市场几乎是无往而不利。 他有些欣赏我的投资理念和记录,当即提出让我加入他的投资顾问团队,每月咨询费2万美元。当时,我还没有赚到自己的“第一桶金”,这2万美元相当于我在高盛的月收入,不是小钱。我心有所动,但还是善意地拒绝了他。在高盛任职经理人都有一个契约,不可以兼差,因为会与客户有利益冲突。当然,如果不向公司报告,偷偷替他做,只要没人发现也没关系。我知道有人这么做。如果是在今天的中国内地,这样公私兼顾的例子实在太司空见惯了。但是,我不想这么做,这有悖于我的职业道德。当然另一方面,我也觉得,能认识像他这样一位即是投资高手、又是资产巨鳄的朋友,迟早对我会有帮助。
?
  我预料得不错。他逐渐信任了我人品,也愈加欣赏我的才能。后来,他成为我迄今为止最大的客户,也是我多年的挚友。当时我俩一个是初出茅庐,一个是久经沙场,但是我们对股票投资的理念却不谋而合。我发现,他其实是个高手,投资的范围十分广泛,出手又准又狠,少有失手,是个令我叹服的投资奇才。我在心里暗送他一个外号,叫“金手指”(Gold Finger)。我从他那里受益良多,远远大于我从他那里赚到的钱。我们的友谊始于对科技股的共同迷恋,后来跨越了年龄和职业,一直延续到他因病离开人世。?
?
  我们的友谊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我开始时并没有加入他的股票投资顾问团队,但这并不影响我们随时探讨行情,我只是没有向他收取咨询费而己。当时,我们正在经历科技股的狂潮,华尔街每个人都像服用了兴奋剂。后来,我年薪已经增加到100万美元以上,也愈战愈勇,几乎是倾囊而出,把自己的钱全部丢进股市。这时,金手指也在股市全力出手了, 把他自己的钱和家族的基金押上大半。整个 20世纪90年代的10年之中,他的巨额资金翻了5倍,虽然在单纯的投资回报率上不如我, 但他运用了巧妙的税务安排方法使得他在股票上的盈利不必缴税。这可不是碰巧,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他早已把赚钱的最佳结构研究透了。
??
  他的投资大本营在伦敦。他在市中心Mayfair历史悠久的富人住宅区有一个四层楼的住家兼办公室,有六个人的团队协助他打理投资。我是他团队外的投资顾问。那阵子我们的股票部位一直在盈利。最开心的日子到了。新世纪来临前的一个月,我们真的是天天在赚钱,当月我就赚了40%。他邀请我全家飞往伦敦跟他一起过圣诞节,并替我在Grosvenor酒店包租了一套豪华公寓。我带了我太太和孩子在那里小住,直到新年。
?
  20世纪最后一天晚上,他召开了盛大的新年晚会。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声光炫美,雅乐怡心。次日我们一起在Claridges酒店共用早餐。我到现在还能清楚地回忆起那顿美味的早餐。后来,我每去伦敦就会住在那里,只因为喜欢吃那里的早餐。
?
  我们讨论的话题自然还是股市。当时不要说华尔街,整个社会都陷入“股疯”,所有人都在讨论纳斯达克指数会到7000点还是10 000点。 我跟他说:这个东西太疯狂了,我觉得已经到 了非理性的程度。英雄所见略同。他说:根据 他们家族几百年的从商经验,他觉得这涨势是 “最后的疯狂”,己经不合理了。二战后他曾在日本地产中大赚了一票,但到了 1980年代就觉得房价高得无理了,见好就收,在大跌之前 漂亮撤离。没有撤出的大有人在,如今还套在谷底。
?
  话说回来,我们也不是唯一感觉到异常的 业内人士。早在1998年,股市的这种非理性就已初露端倪,但头脑过于清醒的分析师运气并不好,理性的看空者早被一波又一波的暴涨行情淹没了。如果我们是在1998年从股市抽身,那就少赚了一倍,可能己经痛苦了整整一年,我也不能悠然自得地享用“蒂凡尼的早餐”了。
?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股市。如果说,入市还 可以随波逐流,跟着大潮拾贝,那么,何时收手出场则完全是门大学问:它是理论完善的科学,是测量精密的技术,也是灵感顿现的艺术,甚至还需要借助一点玄妙的机运。在股市,时机决定胜负。这一刻是亿万富翁,下一刻也许 就会被清场出门。在华尔街,乘风破浪的弄潮 儿比比皆是,能在最高点全身而退的,才是真正的高手。我们要找的,就是这个“点”。
?
  新年过后,回到纽约,我开始密切盯住股市 每一个细微的变化,试图寻找可以让我们做出 “抛售”决策的指征。我再一次运用我的模型找 到几个指标:第一个,相对于标普500指数,纳斯达克100指数大量转向,比价跌破新低;第二 个指标是基本面转坏,盈利转低。最明显的指标,是紧跟思科(CISCO)。思科那时是指标股,最大的互联网供应商,大部分的互联网公司、通讯设备厂商都要用它的芯片。它的市值当时己达5000亿美元,超越了微软和GE,成为世界上市值最大的公司。我发现,连续十几个季度,每季度盈亏报表出来,思科的盈利都比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测刚刚好多1美分。我看出来这绝非巧合,而是人为的结果,他们做账做得不多不少,每次都只多这么1个点。我对金手指说:如果有一天他们的盈利无法做到赢过华尔街的预测1美分,那么基本面就差不多了,就是我们该出货的时候了。还有第三点,就是我觉得股市的转向,不会出现尖锐的倒“ V”字形,而是会上 上下下折腾很久才见顶。因为这个大牛市很 长,己经延续了五六年,价量之高都是前所未有的,涨势之迅猛和持久会让顶部维持较长的一段时间,然后一跌下去,亦会汹涌澎湃。
?
  2000年伊始,股市正朝着我们预测的方向 行进。市场上持续是多空拉锯,个股英雄纷纷 出场,各领风骚一时间,大半年过去多空仍是难分胜负,股市仍无明显的下跌迹象。直到11 月份,思科第三季度盈利报表出来,这次真的被我言中了,没有赢过华尔街预测1美分。 我对金手指说:我们的科技股全都不能留 了。我不好意思问他最后是不是真的听了我 的建议,像我一样毫不留情地全部出手。后来我知道,其实他年初就开始卖科技股,到了11月时,他己经卖出了手上一半的货,思科盈利报表出来后他听我的建议把剩下一半科技股也卖了。
?
  熊来了。股市的黄金岁月过去了,纳斯达 克指数在两年内下跌了 75%。我己经出场了,需要休息一下。我们在股市全身而退。整个 1990年代,我跟金手指的资产都翻了好多倍。 不过,他的基数比我的大多了。那时,我32岁, 己赚到了足够退休的钱,而金手指的家族也成 了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之一。
?
  我整整休息了3年,在等待下一个机会。 2004年,我看到来自中国内地的曙光,我知道, 又一个机会到了。我重出江湖,这一次不再是为高盛打工,而是投身咨询业,设立了自己的投 资管理公司,还有投资分析、网上资讯出版业 务。我相信我的经验会让更多人受益。
?
  我向金手指建议到中国去,我觉得机会在那里。他的投资是属于稳健型的。他认为真正大的投资机会,人一辈子只要碰到两三次就够了,好好抓住,剩下的是守成。他有点老了,不太想出去冒险了,但依然可以利用中国内地的发展赚到钱。这次他是间接的。
?
  金手指的理论很简单,但很有效。他认为,中国经济开始迅速腾飞,这么大的市场就会像 一个巨兽,吞噬大量基础原材料和大宗商品。 他开始进入商品市场。本来他就是这方面的行家。从股市撤出后,他手上有大量现金和资源可以运用,可以横跨现货、期货两个市场谋利。 比如,他本来就有好几艘超级油轮,能存储100 多万吨石油,漂浮在海上。

  除了石油,他在粮食、黄金等商品市场也投入了很大的资金。只是进出市场的时候,因为部位太大,需要相当的经验和技巧。他会早早布局、悄然入市,最后出手时做到神龙见首不见尾。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像造宇宙飞船那样难度的高科技,只是要有巨大的储存和运输设备,以及像高盛这样的交易商帮忙掩护部位。中国和印度等新兴经济体果然迅速腾飞,使石油、黄金等商品在2004—2007年大涨了三四倍。他利用这一简单理念和他巨额资金的优势,在2008年年底前赚到了很多钱。
?
  2008年年底,一次前所未有的金融风暴从美国开始席卷全球。美国金融体系积累下来的 诸多弊端集中显现,很多银行接连出事,我和我的客户都感觉钱己经不安全了。他说让我去瑞士,说钱现在应该放在那里。这期间,他的身体 也开始转坏,在瑞士养病。他得了癌症,知道自己来日不多了。所幸他后继有人,他的孩子对投资很有兴趣和能力。我们还一直保持联络。 出于我们十几年的友情,金手指在苏黎世介绍我认识了他在瑞士私人银行的几个好朋友。同时,他也把他一部分的慈善基金交给我管理,这是迄今为止我管理的最大一笔客户资金。然后,我就在瑞士开了一个办公室,专门处理私人银行业务。
?
  2010年年底,我的朋友金手指离开了我们。他点石成金的故事多年来一直不能让我忘怀。 我从他那里获知了这个百年家族的大智慧。我不忍心我俩之间的友谊和他的传奇事迹也随风而逝。在他离开人世之前,他终于同意我写他和他的家族。
?
  回顾所来径,我深感幸运。遇到他,为我的人生开启了一扇更深、更远的门。总结我跟金手指的投资和交往经验,我从他那里学到十个重要经验:
?
  1.建立国际观、全球观念。
?
  2.一个家族的存续,从长期来看,不是靠运气,而是靠设计。
?
  3.在海外生存,财富很重要,是家族立身之本。
?
  4.家族的价值观要传承下去,每一代都要 把上代的物质和精神财富传承并扩大。
?
  5.家族的强大依靠家庭的内聚力,对后代的教育很重要。
?
  6.在安全的地方生活和投资。
?
  7.找到对的合作伙伴。
?
  8.真正大的投资机会,人一辈子只要碰到两三次就够了,碰到就要抓住。
?
  9.赚钱的最佳结构:钱放在瑞士的私人银行,交由华尔街的专业经理人管理。
?
  10.家族办事处的概念。
?
  这些经验,我会在以下的各篇中,与大家分享。(罗伯特?徐/《你所不知道的华人首富家族:500年财富王朝的秘密》)

相关文章
  • * 北大研修班 中国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深度长文)
  • * 总裁培训网 私营企业大批倒闭的原因(很精辟)
  • * 北大总裁班 微信巨变!今天,14亿人沸腾了!
  • * 北大emba 郭台铭“血洗”董事会,发动史上最大变革
  • * 北大培训班 新浪微博八年兴衰史
  • 复制到顶打印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