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报名热线: 15313732921 (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博雅智慧 > 正文
定位:第三次生产力革命
手机:15313732921   电话:010-57157131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马克思伟大的贡献在于,他深刻地指出了,以生产工具为标志的生产力的发展,是社会存在的根本柱石,也是历史的第一推动力”——大哲学家李泽厚如是总结马克思的唯物史观。


  第一次生产力革命:泰勒“科学管理


  从唯物史观看,我们终于明白,赢得二战胜利的关键历史人物并不是邱吉尔、罗斯福与斯大林,而是弗雷德里克•泰勒。泰勒的《科学管理原理》掀起了现代史上的第一次生产力革命,大幅提升了体力工作者的生产力。二战期间,美国正是全面运用了泰勒“更聪明的工作”


  方法,使得美国体力工作者的生产力远超其他国家,美国一国产出的战争物资比所有参战国的总和还要多——这才是二战胜利的坚实基础。


  欧洲和日本也正是从二战的经验与教训中,认识到泰勒工作方法的极端重要性。两者分别通过“马歇尔计划”和爱德华•戴明,引入了泰勒的作业方法,这才有了后来欧洲的复兴与日本的重新崛起。包括1980 年代崛起的“亚洲四小龙”,以及今日的“中国经济奇迹”,都很 大程度上受益于这一次生产力革命,本质上都是将体力工作者(农民)的生产力大幅提升(成为农民工)的结果。2009年12 月的美国《时代》周刊将中国农民工这个群体形象作为封面人物,其标志意义正在于此。近几年中国社科院的研究报告也揭示,农民工对中国GDP 的贡献率一直高达60%。


  泰勒的贡献不止于此,根据唯物史观,当社会存在的根本柱石——生产力得到发展后,整个社会的“上层建筑”也将得到相应的改观。在泰勒之前,由于工业革命的结果,造成了社会上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这两大阶级的对峙。生产力的发展,体力工作者收入大幅增加,工作强度和时间大幅下降,社会地位上升,由无产阶级变成了中产阶级,并且占据社会的主导地位。前者的“哑铃型社会”


  充满了斗争与仇恨,后者的“橄榄型社会”则相对稳定与和谐——体力工作者生产力的提升,彻底改变了社会的阶级结构,缔造了我们所说的发达国家。


  体力工作者工作强度降低,人类的平均寿命因此相应延长。加上工作时间的大幅缩短,这“多出来”的许多时间,一部分转向了休闲,更多的转向了教育。


  教育时间的延长,催生了一场更大的“上层建筑”的革命——资本主义的终结与知识社会的出现。1959 年美国的人口统计显示,靠知识(而非体力)“谋生”的人口,超过体力劳动者,成为人口的主力军。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知识社会。同样地,知识社会的趋势,从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开始,向全世界展开。目前,体力工作者在美国恐怕只占10% 左右了,剩下的都是知识工作者。德鲁克预计,这个社会转型要到2030 年才能彻底完成。


  第二次生产力革命:德鲁克“管理”


  知识社会的来临,催生了第二次生产力革命。德鲁克开创的管理学(核心著作是《管理实践》及《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大幅提升了组织的生产力,让社会容纳如此巨大的知识群体并让他们创造绩效成为可能。


  在彼得•德鲁克开创管理学之前,全世界能吸纳最多“知识工作者”的国家是中国。中国自汉代以来的文官制度,在隋唐经过科举制定型后,为整个社会打通了从最底层通向上层的通道。这不但为社会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活力,也为人类创造出了光辉灿烂的文化,是中国领先于世界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无论怎么说,中国传统社会能被吸纳的知识分子,毕竟只占人口的很少一部分。至清朝时,中国大概每年还能吸纳两万名左右,而美国以同等的人口每年毕业的大学生就高达百万以上,再加上许多在职的人通过培训与进修,从体力工作者转化为知识工作者的人数,就更为庞大了。特别是二战后实施的《退伍军人权利法案》,几年间将二战后退伍的军人几乎全部转化成了知识工作者。如果没有管理,整个社会将因无法消化这么巨大的知识群体而陷入危机。


  通过管理,提升组织的生产力,我们不但消化了大量的知识群体,甚至还创造出了大量的新增知识工作的需求。


  不像体力工作者的生产力,是以个体为单位来研究并予以提升,知识工作者的知识本身并不能实现产出,他必须借助组织这个“生产单位”(或者说具有特定功能的社会器官)来利用他的知识,才可能产出成果。正是德鲁克的管理学,让组织这个生产单位创造出应有的成果。


  管理学的最大成就,可以将二十世纪分为前后两个阶段来进行审视。二十世纪前半叶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为血腥、最为残暴、最无人道的半个世纪,在这短短的时间段内居然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最为专制独裁及大规模高效率的种族灭绝也发生在这一时期。反观二战后的二十世纪下半叶,甚至直到二十一世纪的2008 年金融危机为止,人类享受了长达六十多年的经济繁荣。虽地区摩擦未断,但世界范围内大战毕竟得以幸免(原本,冷战有可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背后原因,是通过恰当的管理,构成社会并承担了具体功能的各个组织,无论是企业、政府、医院、学校,还是其他非营利机构,都能高效地发挥应有的功能,同时让知识工作者获得成就和满足感,从而确保了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二十世纪上半叶付出的代价,本质上而言是人类从农业社会转型为工业社会,缺乏恰当的组织管理所引发的社会功能紊乱。二十世纪的下半叶,人类从工业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转型为知识社会,虽然其剧变程度更烈,却因为有了管理,平稳得被所有的历史学家忽略了。如果没有管理学,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二十世纪的下半叶,很有可能会像上半叶一样令我们这些身处其中的人不寒而栗。不同于之前的两次大战,现在我们已具备了足以多次毁灭整个人类的能力。


  生产力的发展,社会基石的改变,照例引发了“上层建筑”的变迁。首先是所有制方面,资本家已无足轻重了,在美国,社会的主要财富通过养老基金的方式被员工所持有。更重要的是,社会的关键资源不再是资本,而是知识。社会的代表性人物也不再是资本家,而是知识精英或各类专家。整个社会开始转型为“后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不再由政府或国家的单一组织治理或统治,而是走向由知识组织实现自治的多元化、多权力中心化。政府只是众多大型组织之一,而且政府中越来越多的社会功能还在不断外包给各个独立自治的社会组织。如此众多的社会组织,几乎为每一个人打开了“从底层向上层”的通道,意味着每一个人都可以通过获得知识而走向成功。当然,这同时也意味着竞争将空前激烈。


  正如泰勒的成就催生了一个知识社会,德鲁克的成就则催生了一个竞争社会。任何一个社会任务或需求,你都可以看到一大群管理良好的组织在全球展开争夺。不同需求之间甚至还可以互相替代,一个产业的革命往往来自另一个产业。这又是一次史无前例的社会巨变!毛泽东有《读史》词:“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人类自走出动物界以来,几十上百万年中一直处于“稀缺经济”的生存状态中,这也是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是“阶级斗争”与“计划经济”的根本由来。然而,在短短的几十年里,由于管理的巨大成就,人类居然可以像儿童置身于糖果店中一般置身于“过剩经济”的“幸福”状态中。


人大总裁班教务处整理

相关文章
  • * 北京大学工商管理总裁研修班招生简章
  • * 北大私募 中国经济八大趋势,未来10年清晰可见!(强烈推荐)
  • * 北清智库商学院 他很了解中国:美商务部长谈美中贸易战
  • * 北大总裁班 警惕!未来10年,世界可能的大变局
  • * 为什么未来的趋势是全栈运营
  • 复制到顶打印

    联系我们